136書屋 > 其他 >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全文閱讀 > 第8章 我要對你的一輩子負責

第8章 我要對你的一輩子負責



  和林知逸異地戀的這兩年,我們除了經常通電話、發短信,也約定每個月見一次面,有時是他奔赴我的學校,有時是我去他工作的城市。

  每次只要我收拾行李,打算去看望林知逸,余喬就會對我笑道:“喲,丁織女又去看林牛郎啦!”

  我沒好氣地對她說:“是的,王母娘娘。”

  余喬笑得花枝亂顫,然后神神秘秘地湊近我,“老實交代,你們鵲橋相會時,有沒有那個?”

  “有沒有哪個?”我裝糊涂。

  “咱們都是成年人了,你就告訴我嘛,有,還是沒有?”余喬循循善誘。

  “有還是沒有,對你而言都不重要吧。”我守口如瓶。

  余喬一本正經地說:“對我很重要,我聽說,男人女人只要睡在同一張床上,就會生孩子,天哪!你不會還沒畢業就生孩子吧……”

  我趕緊伸手捂住她的嘴,打斷她,“你中學的生物課是體育老師教的嗎?誰告訴你男人女人只要睡在同一張床上就會生孩子的?睡在同一張床上還得發生親密接觸才有可能懷孕,如果做避孕措施,根本就不會生孩子好吧?”

  余喬挪開我的手,大笑,“你懂的真多啊!是不是實踐出真知?”

  “實踐個鬼啊!我們很純潔的好不好?”

  “那么,就算你們沒有那個,到底有沒有同床共枕過呢?”余喬大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決心。

  “這個……”我猶豫了下,“才不告訴你!”

  “喂!丁檸,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好朋友?好朋友不應該無所不談嗎?好朋友不應該有福同享、有難同當嗎?”余喬急了。

  我淡定回她:“好朋友不包括共享和男朋友之間的隱私,you know。”

  余喬最終還是泄氣了,“好吧。”

  其實,也不怪余喬對男女之間的事好奇,就連我自己都很好奇呢。

  大二那年的寒假,因為我沒買到回家的火車票,宿舍的同學都回家了,只剩我一個人在宿舍。

  偏偏放假前兩天,余喬又拉著我一起看了個恐怖片,于是,夜晚時分,整幢宿舍樓靜悄悄的,我的腦海里不停回放恐怖片里的恐怖場景,內心十分恐懼,連上廁所都得拿出視死如歸的勇氣和決心。

  剛躺到床上,又看到床頭突然有只壁虎出沒,更是嚇得不行,趕緊給林知逸打電話。

  那會兒已經凌晨了,如果不是我的午夜鈴聲,他一定會繼續和周公約會。

  電話通了之后,只聽他迷迷糊糊地說了聲:“喂。”

  “是我啊,我現在一個人在宿舍,有只壁虎爬到我床邊了,好恐怖啊!”

  “你別管它,直接睡吧,它不會傷害你的。你要是害怕的話,可以到別的同學床上睡。”林知逸說得輕描淡寫。

  “可是,我還是很害怕,我前兩天看了個恐怖片,那些畫面老是不停地在眼前晃。”

  “你就想,其實那些恐怖畫面都是人為的,包括聲音特效和畫面特效。”

  呃,純理工科男生好理性,可是,臣妾做不到啊!

  那天,我和林知逸聊了很長時間,聊到電話卡都爆了才結束通話。

  第二天,我對林知逸說:“今天晚上,無論如何,我是不會一個人在宿舍睡了!”

  “可是,你的火車票是明天晚上的,你今天晚上不睡,難道要去火車站待一天一夜?”

  “我才不會那么傻呢!我們可以去網吧玩通宵,或者去看通宵電影啊!”

  “你別仗著年輕就不愛惜身體,玩通宵對身體很不好。”林知逸口氣嚴厲地教訓我。

  “那你說,我該怎么辦?我真的不想一個人睡在我們宿舍了!平時她們嘰嘰喳喳的我還嫌她們吵,她們一走,我才意識到她們的重要性,只剩下我一個人,宿舍里一點人氣都沒有,大晚上的特別難熬!”

  “這樣吧,我有個同學小七在外面和別人合租了房子,他已經回家了,他的房間剛好空著,要不,你今天晚上在那邊住一晚?”

  我問:“為什么你同學要在外面住?”

  “這不是你要關注的重點吧?”林知逸對我的問題感覺匪夷所思,或許,他覺得我的第一反應應該是為找到了落腳地感恩戴德吧?

  但他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,“他在外面住是因為他想和女朋友享受二人世界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我恍然大悟,然后想起了什么,接著問,“大學生可以在校外同居了嗎?這合法嗎?”

  “……”他停頓了下說,“我不知道合法不合法,我只知道,合乎人性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有沒有想過和我一起同居?”

  很顯然,他被這個問題驚到了,正在喝水的他都嗆到了,一連咳嗽了幾聲才緩過來。

  “我沒別的意思,我只是想……問個人性化的問題。”我也努力使自己的問題顯得高大上,對應他剛才說的“合乎人性”。

  “我沒有想過和你同居,我只想過,我的余生希望能和你一起共度。”

  我的心跳又漏了半拍,林知逸這個理工科男生雖然足夠理性,可是每次說到關鍵處又足夠感性,最起碼,他的很多話都能把我打動。

  或許真的應驗了那句話——當愛神輕拍你的肩膀時,你就會變成詩人。

  那天晚上,我抱著自己的床單被套,跟在林知逸身后,一起去他同學小七在外面租住的房子。

  那是一間兩居室,小七和一個女生合租。我們到那里時,是那位女生給開的門。

  小七的房間比我想象中要干凈整潔,或許是他女朋友幫他打掃的吧?

  和林知逸坐在床沿聊天,我突然感覺氣氛有些詭異,因為想到了“孤男寡女同處一室”這句話。

  “今天晚上,你回宿舍睡吧?”我問他。

  “嗯。”他輕聲回答。

  “哦。”怎么我感覺我的口氣里倒帶著淡淡的失望呢?

  “怎么,你希望我留下來嗎?”他仿佛聽到了我的心聲。

  “啊?”被猜中心事,我一時難以應答。

  “你如果一個人睡害怕,我就留下來陪你。”

  “可是,這里只有一張床啊!”這回,我的臉估計真紅成小龍蝦了。

  “你睡床,我打地鋪就好。”

  “這樣……好嗎?”我是典型的有賊心沒賊膽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他不解。

  “我是說,我們倆,男未婚女未嫁,這樣同處一室,真的好嗎?合法嗎?”

  “我不知道合法不合法,我只知道……”

  “合乎人性。”我替他回答。

  他笑了,“是的。”

  空氣凝固了有那么幾秒,他說:“如果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,我還能趕在宿管關門前回宿舍。”

  “那你能不能保證……”我有些難以啟齒。

  “保證什么?”

  “保證晚上不碰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愣了愣,然后說,“我保證。”

  那天晚上臨睡前,林知逸說出去買點東西,回來時手上卻空空如也。

  我問他:“你買了什么?”

  “買了瓶水,路上太渴,喝光了。”

  我竟然不疑有他地“哦”了聲。

  然后,我以為那個晚上我們會相安無事地睡一晚,但是……只怪那晚的月色太迷人。

  關了燈,我穿著睡衣躺在床上,林知逸躺在一旁的地鋪上。

  窗簾沒有拉,窗外的月光投射在地上,映照在林知逸的臉上,仿佛他的臉被暈染上了金色的光芒。

  他閉著眼側躺著,臉正對著我,我竟然看得入迷了。

  “林知逸。”我輕聲喚他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睡了嗎?”我又問。

  “快睡著了。”

  “有這么貌美如花的女朋友躺在你旁邊,你也能睡得著嗎?看來我對你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啊!”

  林知逸睜開眼睛,望向我,“我保證過,不碰你的。”

  我翻身下床,躺到他旁邊。

  他疑惑地看著我,“你干嗎?”

  我說:“可是,我沒有保證過不碰你。”

  “你這不是引誘人犯罪嗎?”林知逸這下徹底沒瞌睡了。

  “我是在考驗你的自制力。”

  “這比期末考試還難啊!”

  我笑了,他則翻身過來,吻住了我的唇。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種屬于男性的力量,他的身體就在我上方,他的氣息環繞在我周圍,他的手臂撐在我的手臂旁。

  也不知這個吻究竟持續了多長時間,我難以呼吸又難以自拔地沉浸其中。

  后來,他又乖乖地躺到一旁,對我說:“你還是回床上睡吧,不然我們倆晚上都沒法好好睡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我面色羞紅地滾回床上,女孩子還是要有女孩子的矜持的。

  半夜三更時,我還是感覺自己被一個人擁在了懷里,那人說:“地鋪太難受了!還是床上舒服。”

  只是,此事到此為止,后續沒有進展。

  后來,林知逸告訴我,其實那天他臨睡前出去買的是安全套,他第一次到藥店買這種東西,買的時候很不好意思,感覺自己仿佛在做偷雞摸狗的勾當。

  我問他:“既然你保證不碰我,為什么還要去買這個?”

  他說:“我擔心自己會把持不住啊!”

  嗯,很好,那天晚上,我們倆面對彼此的誘惑,都把持住了。

  后來林知逸畢業,每次我去他工作的城市看望他,都會在他們單位的女生宿舍借住。

  他們的宿舍是兩個人一間房,條件比大學寢室好不少。

  有一回,跟他同住的男同事有事去外地了,他宿舍就剩下他一個人。

  那天下午我和他在宿舍一起看了幾部經典愛情電影,看得我芳心大亂。瞥一眼林知逸,他卻坐懷不亂。

  晚上兩人叫了個外賣,繼續邊看電影邊吃飯。

  吃完飯,我以為他會挽留我,結果他說:“這部電影看完,我送你回女生宿舍。”

  當時還是有女孩子固有的自尊心作祟,打死我也說不出“我留下來好不好”的話。

  于是,我們唯一一次有深度親密接觸的機會就這樣被林知逸浪費了。

  我們結婚后,我曾問過他:“明明當時有那么多機會可以那啥,為什么都沒有執行?是不是因為你自制力太好了?”

  他說:“不是我自制力太好,而是,我在自己沒有把握能給你一個幸福未來的前提下,我絕對不會對你做出逾越的事。我不會貪圖一時的享受,因為,我要對你的一輩子負責。”

  聽到這句話,我瞬時淚盈于睫。

  


注册送彩金的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