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書屋 > 其他 >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全文閱讀 > 第10章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

第10章 和你在一起才是全世界



  大學畢業后,我自然義無反顧地北上,去往林知逸工作的城市——北京。

  我們為期兩年的異地戀也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

  我和林知逸起初一人租了一間房,過著分居生活,但北京城實在太大,房租也實在太貴,最終我們打著“節約房租”的名義同居了。

  從大學步入社會,找工作是第一要務。我想找圖書編輯相關工作,但又不是名牌大學畢業,也不是科班出身,還是職場經驗為零的新人,找工作時難免碰壁。

  找了三個月,終于有家圖書公司愿意收留我,不過是一份營銷助理的工作。

  我征求林知逸的意見,“不是圖書編輯的職位,還要去嗎?”

  “當然要去!你不是說只要能當圖書編輯,哪怕不給工資都去嗎?營銷助理也能曲線救國。”

  于是我就去了,哪怕那家單位離我們租住的房子挺遠的,工資也不高。

  有時候,一句話的力量也是非常強大的,只要它出自喜歡的人口中。

  工作后,最頭疼的是上下班時擠公交車。單位在三環邊上,只要坐三環主路的車就可以。而三環主路最多的班車就是300路,上下班高峰300路的人多得出奇,足以把人擠成肉餅。

  為了能舒服點,我后來上下班時再也不坐300路了,改坐830路空調車。雖然每天的開支多了兩塊錢,但總比身體受到壓迫好。

  為了紀念那些坐300路的日子,我把QQ上的簽名改成了“我始終無法得到你溫情的擁抱——300路公交車”。

  林知逸看到這個簽名后,馬上發過來一句話:“看你可憐兮兮的,晚上回家我給你一個溫情的擁抱好嗎?”

  ……拜托你看完再發言好嗎?

  一個人住的時候,我對飲食十分不講究,不是煮方便面就是到附近的小飯館隨便吃點快餐,能填飽肚子就成。

  和林知逸住在一起后,我能夠享受到的最大福利就是他親手做的美食。他每天下班回家,都會鉆進廚房忙碌。

  不多時,廚房里會飄來誘人的香味,我禁不住誘惑,從臥室走出去看,“做什么好吃的了,這么香?”

  他謙虛地說:“都是家常菜,你快去洗手,準備吃飯。”

  我洗完手,把他炒好的幾盤菜端到餐桌上,青椒炒肉絲、回鍋肉、花菜炒肉片、西紅柿雞蛋湯,三菜一湯,看起來色、香、味俱全。

  我夾了塊回鍋肉塞嘴里,味道簡直絕了,都可以媲美餐廳廚師的水平了。

  林知逸盛了兩碗米飯,走過來,問我:“怎么樣?”

  “很難吃啊!”我故意皺眉道。

  “是嗎?”他有些疑惑地說,同時也夾了一塊回鍋肉嘗嘗,“我覺得味道還好啊!”

  我笑了,“逗你玩兒呢!說實話,你的廚藝挺讓我對你刮目相看的。”

  他也笑了,“那你有沒有后悔沒有早一點搬過來和我一起住?”

  我點頭,“是有那么一點后悔,我應該早一點享受高級‘男傭’的待遇。給我做飯,還負責洗碗,早上叫我起床,晚上暖被窩,簡直是五星級服務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沉默了一會兒說,“今天的碗,你負責洗。”

  我不解,“為什么?”剛才我夸他難道夸得不到位嗎?

  “為了體現民主,男女平等,也讓我體驗一回有‘女傭’的感覺。”

  我:“……”

  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。吃慣了林知逸做的飯,公司樓下餐廳的快餐就吃不慣了。

  于是,林知逸每晚做飯時會多做一點,第二天一早裝到飯盒里,我帶到公司。

  午飯時,有不少同事帶了便當。微波爐前,盒飯們排隊等候。

  我的盒飯經常被眼尖的同事發現,“哇!這是誰帶的飯菜,這么豐盛!”

  我非常驕傲自豪地說:“是我帶的。”

  同事用羨慕的口吻說:“沒想到你做飯的手藝這么好,真是賢妻良母。”

 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不是我做的,是我男朋友做的。”

  同事用更加羨慕的口吻說:“哇!原來是愛心便當!”

  很快,職場新人丁檸因“帶好吃愛心便當”而聞名全公司。

  然后,同事們紛紛向我討教林大廚私房菜做法,我索性在博客上開了一個欄目叫“林大廚私房菜”,誰知道,這個欄目比我寫的文章還受歡迎。

  從此,林某人在我博客上的人氣迅速趕超我,被讀者和朋友譽為“21世紀的新好男人”。

  他因此煞是得意,“我都不用費力寫字,就贏得了超高人氣。”

  我“呵呵”兩聲,“那還不是因為我把你形象塑造得好。”

  某人大言不慚道:“那是因為我原本形象就好,不然你怎么塑造?”

  有天晚上同事們聚餐,飯局到尾聲時,我給林知逸發短信:“飯局結束,我馬上回去。”

  他回道:“回來給我帶包方便面吧!”

  我倍感疑惑,“這么晚還沒吃飯嗎?”

  “你不在,吃什么都沒有胃口。”

  我狂樂,我不在的時候,才意識到我的重要性吧?

  “為所愛的人做飯是一種幸福,有一個愿意吃自己做的飯的愛人,那更是舉世無雙的幸福。你是個幸福的人,明天繼續為我做飯,延續這種幸福吧。”寫下這段話,我發了過去。

  他:“……”

  回到家時,他正戴著耳機坐在電腦前,我躡手躡腳走過去,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一個人在看什么呢?這么專心。”

  他似乎嚇了一跳,拿掉耳機,“回來時怎么也不敲門?”

  “是在看什么見不得人的片子嗎?你這么緊張。”我掃過他的電腦屏幕,發現停留的頁面是我的博客。

  我霎時覺得太陽像是從西邊出來了,他居然會悄悄看我的博客!

  我把博客當日記本,有在上面記錄生活的習慣,他有時會對此吐槽:“寫博客又沒有工資拿,你還不如多寫點短篇小說,給雜志投稿賺點稿費呢!”

  我笑了,“你怎么無聊到看我的博客?”

  “我是怕你趁我不注意,在博客上說我壞話。”他關掉博客頁面,轉移話題,“方便面帶回來了吧?餓死我了。”

  我揚一揚手上的方便面,“在這里。”

  他接過方便面,跑到廚房去煮。

  我坐到電腦前,打開博客,登錄進去,打算寫點什么,發現系統有新評論提示。

  “大檸,我會陪著你把一個個夢想都變成現實。一步一步地實現我們的第一個‘五年計劃’、第二個、第三個……第N個。最溫暖的愛情誓言還是那八個字——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”

  是林知逸的評論,這是他在我博客上留下的唯一痕跡,但我知道,我寫下的每一個字,他都看在眼里,記在了心里。

  轉眼,我上班整兩個月了,上司讓我寫個轉正申請。

  我寫過很多短篇小說,但還是第一次寫轉正申請,不知從何入手,就向林知逸請教。

  他說:“讓你寫轉正申請就是說明你這兩個月表現不錯,可以轉正了。寫轉正申請只是走個流程而已,你隨意發揮就成。寫寫這兩個月的工作總結,以及對自己職業的未來展望。”

  我心中雀躍,我終于要轉正了啊!我也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了啊!

  我洋洋灑灑寫了兩千字轉正申請交給上司,以為會得到一番表揚,孰料上司對我說:“你打字快,這是你的優點。但是你寫的東西只讓我看到水下一厘米,太過簡略了一些,希望你仔細回顧、仔細思考后再寫給我。”

  我瞬間頭大了。不是走個流程而已嗎?我寫得那么認真,還太過簡略?

  回到家,我把上司對我說的話告訴林知逸,他馬上說:“哇靠!水下一厘米已經夠冷的了,難不成讓你寫到水下十厘米才罷休?現在可是零下八度啊!”

  話雖這樣說,當天晚上,他還是陪我研究了我的工作性質,分析了我在工作中的不足,指導我重新寫了一份轉正申請。

  第二天,我把申請提交給上司時,上司笑道:“經過我的指導就是不一樣啊!這次總算寫到水下三厘米了。”

  這陣子工作忙且累,租的房子也快到期了,因為房東不再續租,我和林知逸只得重新找房子。

  屋漏偏逢連夜雨,出版社和雜志社拖欠稿費,我去索要卻無果,眼看馬上要重新租房子,一下子要交三個月的房租,還是有些心焦的。

  心情不好,因此博客也停更了一段時間。我當初寫博客的目的就是“記錄快樂,典藏幸福”,能給讀者帶來快樂的同時,日后回味起現在的生活也能會心一笑。

  有讀者留言:“大檸,好久都沒看你寫心情文字了,還蠻想念的,能否抽空更新下呢?”

  于是,我發了一篇簡短的博文說了下近況,最后一句話是:“愛情已經有了,面包也會有的。雖然我沒有錢,但我還是努力微笑著面對每一天,不畏困難,勇往直前。”

  余喬看到這篇文章,給我留言:“錢,很快就會有了。沒有什么比幸福的愛情,更值錢。”

  這家伙一向以損我為樂,難得這么一本正經對我說這么溫柔體貼的話。

  我盯著這句話看了良久——“沒有什么比幸福的愛情,更值錢。”

  有天早上一出門,便感覺到寒風撲面,有一股與平常不一樣的冷氣。

  沒走幾步,有涼涼的東西鉆到脖子里。抬頭看,天空中有非常微小的雪花。

  到了單位,外面的雪已經變得大起來,開始如鵝毛般紛紛揚揚飄落大地。很快外面變成了白花花的世界。

  我發短信給林知逸:“親愛的,拉開窗簾看看。有驚喜哦!”

  這樣的一個雪天,可惜我還要加班。否則,我會和林知逸去公園看看雪景,拍拍照,或者就窩在家里不出門,外面白雪紛飛,我們就依偎著看經典電影,也十分美好啊!

  不一會兒,林知逸的短信回過來:“下班后,我們去吃火鍋吧。”

  下雪天吃火鍋,想起來就溫暖。

  我問他:“為什么要請我吃火鍋?慶祝我來北京下的第一場雪嗎?”

  他說:“你的稿費單到了,也要慶祝下你拿到稿費的日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這是用我的稿費請我吃火鍋?

  下班時,我剛走出辦公室,就看到林知逸背著個包站在門口,我疑惑,“你不是剛出門嗎?怎么這么快就到了?”

  “今天天冷,怕你著急,我打車來的。”

  他云淡風輕一句話,卻讓我的鼻子微微一酸。

  我們是北漂族,房租高,工資少,因此平時舍不得花錢,出門一般都是坐公交車。

  我發現,林知逸總是把打車的機會留給和我約會的時候,平時他從來不打車。

  他幾乎沒有對我說過“我愛你”,可是他對我的愛常常蘊藏在細小的點滴中:比如只有和我約會時才打車,只是擔心急性子的我等得著急;比如每天早上都會為我準備一杯蜂蜜水,每天我洗澡后他會準備一杯溫開水;比如我把梳子落在衛生間想去拿,他怕剛洗澡只穿睡衣的我著涼,就自己跑去拿;比如我洗完頭,他會拿吹風機幫我吹干頭發……

  這些細節或許微不足道,可是每次想起來總覺得溫暖。

  雖然他從來都不說“我愛你”,但是他對我做的這些事情,讓我明白,他是愛我的。

  愛不只是用言語才能表達,愛更是用行動去落實。

  和他在一起后,浪漫的愛情逐漸過渡到柴米油鹽的瑣碎,可正因如此,愛情才變得更加腳踏實地,讓人更加心安。

 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“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”吧?

  林知逸這兩天喉嚨疼,說就像喉嚨口卡著魚刺一樣難受。愛吃魚的我沒少被魚刺卡過,知道那種滋味不好受。

  他說可能受了涼,吃點消炎藥就好了。孰料,吃了兩天消炎藥,仍然不見好轉。

  他每天早上都會和我一起起床,我去刷牙洗臉,他倒蜂蜜水給我喝,幫我準備中午吃的便當。他離單位近,原本不需要那么早起床,可以賴在暖和的被窩里多睡會兒。

  我對他說:“今天的蜂蜜水我自己準備,你多睡一會兒。”

  他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蜷在被窩里,很乖地點頭。

  聽他說喉嚨越來越痛的時候,我恨不能把他的痛轉移到我身上,讓他不那么痛苦。

  昨天我就勸他去醫院,但是他不聽,怕到醫院醫生會亂開藥花冤枉錢。

  我狠狠對他說:“今天你的任務就是把喉嚨治好,否則晚上就不許睡覺!”

  他像個小孩似的嘟著嘴,擺著腦袋說:“怕怕呢。”

  他難得露出這副可愛的表情,我覺得好笑的同時,又有些心疼。

  走出家門時,我忍不住回頭,來到床前吻了這個小男孩光滑的臉頰。

  林知逸比我大,這么多年來,他一直為我擋風遮雨,對我寵愛有加,日復一日,把我寵得像個孩子。只有在這樣的時候,他才會露出脆弱,就像個孩子,屬于我的孩子。

  我們是這座大大的城市里互相依靠、彼此最愛的孩子。

  由于擔心林知逸的身體,我上班時都提心吊膽,如坐針氈。

  終于挨到下班時間,坐上公交車,然后一路小跑趕回家。直到他告訴我醫生說并無大礙,心里懸著的一塊石頭才終于落了下來。

  無辣不歡的他本來又想吃辣椒醬,被我攔住了,讓他不要頂風作案,要謹遵醫囑,吃點清淡的。

  “病人該吃什么清淡的,我不知道啊。”他可憐兮兮地說。

  “您這位病人今天就好生歇著,我這就給您去熬粥。”明知他有裝可憐的成分,我依然如他所愿。

  我不善家務,做飯的天賦也不如林知逸,平時都是他洗手做羹湯,這還是我第一次為他熬粥。

  當天晚上,他吃完粥,意猶未盡地說:“看來還是生病好啊,這樣才有機會嘗到某人的手藝。”

  我瞥他一眼,“胡說什么?健康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那天晚上,外面風聲大作,氣溫達到零下七度。

  我和林知逸在暖和的被窩里相擁而眠。

  聽著外面風“呼呼”吹的聲音,感受著愛人的溫度,這未嘗不是人世間的一大幸福。

  原本我的心愿是希望將來我和他能結婚生個像他的可愛寶寶,如果他出差不在家,只要看著寶寶,就仿佛他陪在我身邊。

  現在,我的心愿多了一個——希望我和林知逸能健康快樂地活著。只要我們健康快樂,其他什么都無所謂。

  有人說:“輸了你,贏了世界又如何?”

  我剛到北京闖蕩,林知逸是我在這座陌生的城市唯一熟悉的人、唯一的依靠。

  那時,對我來說,林知逸就是我的全世界。有了他,我才能自由呼吸;沒有他,世界再美,也是空白。

  


注册送彩金的电子游艺